妈妈选手复出,她又成了“苦行僧”

更新时间:2019-10-12

中国选手在女子竞走项目中的统治地位在30日的多哈田径世锦赛的赛场上再次完美体现。
 
世界纪录保持者、世锦赛和奥运会双料冠军刘虹凭借最后阶段的强势加速,
摘得女子20公里竞走冠军。
名将切阳什姐和首次参加世锦赛的杨柳静分获二、三名。
 
对于“妈妈选手”刘虹来说,她几乎集齐了她能得到的所有荣誉,
而在这样的光环背后是这位老将不为人知的付出和坚持。
 
竞走赛场,三面五星红旗一起升起。
 
复出,她花了多少心血?
 
这次田径世锦赛夺金,
其实不是刘虹在今年带给我们的第一个惊喜。
 
2019年3月9日,刘虹3小时59分15秒打破50公里竞走世界纪录——这只是她重新回到竞走赛场的第三场比赛。
 
在刘虹打破纪录之前,已经有过3个被官方认定的世界纪录,
3次成绩加起来提高了3分50秒而刘虹一个人,
就将新的纪录提高了5分20秒。
 
当然,刘虹还是另一项竞走纪录的保持者——早在2015年6月6日,
刘虹便在西班牙拉科鲁尼亚站以1小时24分38秒
创造女子20公里竞走世界纪录。
 
但即便没有这样的伟大成绩,刘虹也已经书写了一段传奇。
 
过去两年里,刘虹经历了结婚生子,人生的重心原本开始向家庭倾斜。
就当大多数人认为她将要就此退役时,她又重披战袍,
站上赛道原因简单而朴实——割舍不下对田径的热爱。
 
重新复出,这个决定对刘虹来说其实很冒险,
因为她已经是32岁的老将而且因为结婚生子,
她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系统训练了。
 
“妈妈”运动员的恢复训练,要比一般人艰苦得多,
光是断母乳和减肥就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更何况刘虹在当时由于剖宫产,
遗留的腹痛并未完全消除腹直肌分离尚有一指以上的宽度,
同时肌肉水平衰退严重体重达到56公斤左右。
 
但这些客观困难没有吓退刘虹,从起初三个月的瑜伽训练和少量跑步机竞走,
到后期的高原训练刘虹恢复了长达9个月。
 
而在17周的专项训练里,刘虹的训练强度也逐渐接近过去“苦行僧”的日子。
 
刘虹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最艰苦的那段日子里,
每周的训练量可以达到190公里左右”。
那时,她的最大周训练量已经有133公里,最大单月训练量也有450公里,
这些强度都已经达到了她巅峰状态的七成左右。
 
“我们从其他欧洲同行的经验中,看到有很多女选手生完孩子后,
耐力水平都可以恢复得很好。”
 
三位中国选手拥抱。
 
推动竞走,我会一直上场
 
“高龄”复出,
刘虹面对新的训练和比赛计划新的奥运周期目标,
但不变的是她对于比赛的热情和执着更重要的是,
曾经那些起起伏伏的经历和人生新阶段所带来的成长
让刘虹更加成熟。
 
其实在2017年淡出田径圈之前,刘虹经历过里约奥运会的“禁赛”风波。
 
“那个时候大概有4天,我一个人在国内训练,
所以现在回想起来我还蛮自豪的。
那么大事情能扛过来,最后获得了冠军,我觉得这是人生一生的财富。”
 
如今,刘虹重新回到了竞走赛场上,带着足够多的荣誉,
她更关注的已经不再是胜负而是如何将这项运动推及到更广的舞台。
 
“项目发展可能需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
我肯定不能够参赛了但我还是希望有这一天,
我也愿意加入推动竞走运动发展的工作中让新一代的运动员不再有这样的困惑和苦恼。”
 
一年之后的东京奥运会,刘虹依旧会是女子竞走队伍中的领军人物,
而她所经历的一切和她所创造的成就已是传奇。